有颗土豆君。

文/橡皮章/手帐
lo为同人聚集地
杂食
arashi💙❤️💚💛💜
主要产出💙💛🌪❤️💜🌪💚💜
脑洞清奇,谨慎食用,中毒勿怪

【RPS|多CP】不就想谈个恋爱?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大的架空私设有

·cp为 KN 秒林 卷黑

·此为我和 @拖延症_游嘉 合写的一篇架空校园长篇的预告

·但正文会因为一些你懂得我懂得的原因人名换其他,具体说明待出

·本篇也可当成架空单看,不影响

·写完这篇文我的感受如题。




不就想谈个恋爱?

 

 

Keller从来不信一见钟情这回事儿。

 

作为一只从小就时不时收到一堆女孩子情书的帅比,keller的情窦开得有点早。大概是他五岁那年八月二十一号上午十点二十三分在他家附近的一个公园里,他的情窦就开了。

但月老似乎挺嫌弃这种情窦开得早的帅比,keller的情窦开是开了,没开全。用keller自己的话说,老天爷给了我撩妹专用的脸和智商,却没有教我用正确的姿势地谈恋爱。

所以这情窦开得早也不太好,恋爱经验多的同时,失恋经验也特别丰富。

前女友嫌弃他不够浪漫,前前女友嫌弃他不够现实,前前前女友嫌弃他不够霸道总裁,前前前前女友嫌弃他不够温柔体贴……

老天爷你玩我呢!

又是一次被甩之后,keller买了一箱可乐回家抱着71说要借酒消愁不醉不休,71抖抖毛,没说话,看了keller一眼,keller硬是从那双水汪汪的狗眼里看出几分鄙视。

“干嘛,未成年不能喝酒的好不好,你哥我这是守规矩!”

71又看了keller一眼,那你还谈恋爱?

“哎你不懂,”keller抱着71叹口气,“这是男孩成长为男人必要的修行,艰苦又漫长。”

这次71连一眼都没给他,听到楼下有狗叫了一声,直接从keller怀里窜了出去,推开keller回来还没关严实的房门就跑了个没影。

“这白眼狗!别的狗叫一声就跑这么快,哥哥我这么伤心都不知道安慰一下!”

从楼下喊了声记得早点回来啊,然后听到71一声汪做回应,keller就开了听可乐拿着坐回沙发,继续想他分手了这事儿。

伤心吗?其实不太伤心。那姑娘跟他告白的时候他是觉得姑娘不错可以试试,可后来一直没什么感觉,他就隐约知道会是这个结局。虽然说交过那么多所谓女朋友,但keller一直觉得其实他的爱情观挺保守的,他相信的是久而久之自然而然积少成多的爱情,而不是什么所谓的一时荷尔蒙犯冲。所以那姑娘分手时才跟他说其实见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有点不屑一顾。

怎么可能。第一眼,光看脸你连我到底是不是个人都弄不明白,一见钟情还能再不靠谱点么。还有那个什么动心瞬间的动次打次,又不是个属架子鼓的还动次打次。那我活着这么些年这么多女朋友怎么就没体会过这感受?

所以他不信一见钟情,并且将其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多年以来一直贯彻。

 

但此时此刻他觉得那个信条或许也可以,稍微,酌情,改一改。

 

这是Keller大学生活的第一天,他站在自己宿舍里,看着拉着箱包走进房间的男孩子,比他个头稍微矮一点,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戴了一副无框眼镜,一身白衬衫牛仔裤休闲鞋穿得利落服帖。

那男孩走到Keller面前,取下眼镜一抹脸上的汗,到眉毛的刘海被撩起又乖巧地落下,眼镜下面藏着的那双水亮好看的笑眼弯弯,没拿眼镜擦了汗的那只手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才朝Keller伸过来。

“同学,初次见面,我是你室友,nadatomoyo,以后四年多指教啊。”

声音温和好听,尾音像是在舌头里转了一圈再出来,又在空气里圆润一旋才到keller耳朵里,分贝不大却震得他耳膜发懵。

Keller看着那张笑脸,身子有些不听使唤,呆了老半天才想起来握住nada伸过来的那只手。

“k,kellermanx,以,以后多关照!”

 

动次打次,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Kellermanx,男,在他18岁那年9月1日下午4点18分,情窦全开了。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

 

秒度读的高中附近有很多公园,各式各样的,大的小的。

他家离学校不远,每晚骑车回家的时候,如果时间充裕的话,秒度就会找新的路线走,看看路旁公园不一样花草树木。

他能发现那个男孩子,也是因为某一天的心血来潮。

那天他骑过一个以前没见过的公园,不经意地往里面看了一眼,既然看见一个男孩子蹲在草丛边,草丛里还有个纸箱子。

喂野猫野狗的啊?看那男孩子穿得校服和自己是一个学校,秒度也没多想,公园多的地方野猫野狗也多,他每天回家都能碰见十几二十个拿火腿肠逗猫逗狗的,倒也不稀奇。

脚下速度一下没减慢,秒度撤回目光继续往前骑,看着公园大门边的杆子离自己越来越近,突然听到公园传出来一声男孩的叫声和猫叫,两个都还挺凄惨。

这什么情况?!连忙踩地刹车,秒度站稳了就探头往公园里看,就看见那男孩手上拿着根小鱼干,和猫一人站长椅一边对持着。

“都说了那根给你,这根给我的说!你这猫怎么说话不算数!”

“喵喵!!”

“还不都是因为省钱给你买饭吃所以我没钱吃中饭了吗!肚子饿得受不了吃你一根又咋了!”

“喵喵喵!喵喵!”

“你才过分的说!我一根火腿肠一根小鱼干把你喂大你就这么对我!?”

“喵!喵喵喵!”

这是,和猫吵起来了?

两手一揣兜坐车座上,秒度又盯着里面一人一猫看了会儿。看那男孩子嘴上边说着好吧好吧军功章有你一半有我一半我再分一半给你真不能再分了再来我真翻脸了啊边扯着手上的小鱼干,那猫也跟真听懂了似的凑上去叼自己分到的一半小鱼干,一人一猫又跟秒度一开始看到那样腻歪到一起去了。那男孩还笑得一脸灿烂的样子,大眼睛整个弯起,傍晚的阳光照进男孩瞳眸里,一片清澈见底。

吵得也快合得也快?对象还是一只猫?同学不是一般人啊!秒度低声笑了笑,再看了眼坐在长椅上拿出作业好像是在跟猫抱怨题多不想做的男孩,踩动踏板。

 

之后的日子秒度再也没变过回家的路线,每天路过都会朝公园里望一眼,把那男孩和猫在里面玩得开心的画面看上十几二十分钟,再骑车离开。

 

他也没主动上去搭过话,不管是那男孩子还是那猫,他就只是在公园外面默默看了那人那猫一个多月,除了知道那男孩和自己一个学校,似乎还是一个年级以外,连男孩名字都不知道。

不过也不碍事,反正也没有其他的想法。

秒度看了眼公园里和猫逗在一起笑得开心的男孩,默默对自己说。

就这么看着也挺好的。

 

然而老天爷就看不得人称心如意。

 

这天临近放学的时候,秒度走进教室看见同学都凑到一起叽叽喳喳在讨论个啥,他上去一问,说是学校附近有人打野狗被狗咬了,城管就把周边公园里的野猫野狗全捉了,一只也没留,还因为数量太多。还专门建了个收养所。

明白过来的秒度全身一僵。

那个人知道这事吗?如果在同学里传得这么厉害,不可能不知道吧。秒度突然转念一想,那他以后不是再也见不到那只猫了?见不到猫他会不会觉得难过?会不会哭?以后还会在那个公园出现吗?

而我……秒度不自觉握紧拳头。

会不会再也看不见他了?

 

等放学后秒度赶到那个公园,连呼吸都没来得及平息就往里面望,刘海被汗水浸湿了个透,一缕一缕搭在他额头上,发尾扫到眼睛扰得他眼花。秒度干脆把刘海整个掀到头顶,虚起眼在公园里打量。

可公园里一个人都没有。

没有男孩,没有猫,只有那把长椅上还放着半根没吃完的小鱼干。

啧。

无法言说的难过情绪从胸口涌出来,快速起伏的肺仿佛刚溺水过一阵阵刺痛,跟着血管里的氧气一起溢到他身体的每个部分。

要是上去搭话就好了。

秒度把发麻的手搭在车把上,埋下头。

想法是有了,就是来得太晚。

 

一直到高考结束秒度去读大学,他再也没有在那个公园里见过那个男孩。

秒度把这个秘密压在心里,锁上,压箱底,堆在最角落的位置。

 

这天大学报道,拒绝了同寝室的两个大二学长同去食堂搓一顿顺便带他们踩踩地皮的邀请,秒度在宿舍里整理着最后的东西。

时间不早了,他们宿舍是个混合寝室,本来住了仨大二的,这学期又来加他仨大一的,睡在他隔壁那个大一的大个子跟着那俩大二学长出去食堂了,还有个学长去了图书馆,就剩他上铺那人还一直没来。

有一搭没一搭整理着床上的东西,秒度突然听到身后房间门咔哒一声被推开,然后就是拉杆箱轮子咕咕咕的声音。他直起腰转身,打算和新室友打个招呼,却在看到人的时候愣住了。

那人看见秒度反应也挺大,背后背个大包一手拉着拉杆箱另外一只手就指着秒度你你你你个不停。秒度等了半天那人也没你出来个下文,正打算开口,那人就突然大声喊了一句:“你不是1班那个世界尽头的王子殿下吗?!”

“……谁?”

不过真好,一两年过去了,这人还这么精神。

秒度看那人放下行李边碎碎念的表情,还和当年逗猫时一模一样。

“我叫秒度。”

难得积极主动地开口,秒度勾起嘴角对他的新室友笑了笑。

“哦对,我还没自我介绍的说,都给忙忘了。”男孩蹲在拉杆箱旁边,冲着秒度笑得灿烂,阳光从大开的窗户照进男孩的大眼睛,一如当年透彻,“我叫林子,双木林,我可是天才儿童的说!”

林子。

把这两个字在嘴里嚼了又嚼,才恋恋不舍地把它扔进心里。秒度垂下眼,嘴角的笑意反倒更深了。

 

终于有机会,把想法变成现实了。

只有粉红色的回忆那可怎么行。

 

 

“哥,我叫你一声哥行不行!哥你不救我我这次真的会死的!!”

卷毛一回寝室就扑向坐在电脑前面和论文调情的纯黑,抱住大腿就不松手。

“你个白痴又犯什么病!!”被卷毛吓得手上一抖差点全选删除的纯黑一抹脸瞬间从面无表情变得尖牙利齿,“都给你说了我没空教你四级!找keller和nada去!”

“诶诶诶?我哪儿有空教这孩子英语啊?我一天到晚上课社团活动这么忙。”

听见声响的keller从床上探出头,“再说卷毛这英语实力我们有目共睹,认识的单词拢共一页纸都能写完还有大半页纸是I you he she yes no,你说怎么教?!”

“那nada呢?!”

nada从keller上铺的床探出头:“我也不是不想练啊,实在是忙抽不出时间。”

keller看自己楼上笑得一脸幸灾乐祸:“哎哟我们家to儿在学生会真是混得风生水起啊,大忙人儿~”

nada毫不客气一枕头扔keller脸上:“要不是你们团委天天找茬我能那么忙吗?!说到底还不是你小子给我找的事儿!”

纯黑扔给这俩人一人一个斜眼。

“咱能从被窝里出来再说这些么。”

然后nada立马就跳下床拉着还穿着裤衩的keller出了门还顺手带上了keller的牛仔裤。

 

目送那两个没义气的家伙逃跑,纯黑转头一看身边的卷毛还一脸娘不爱爹不亲的表情,两眼眼角垂得,跟小狗似的眼神盯着自己。

呸,什么小狗,这明明是条巨型犬。

看了眼蹲地上都比坐板凳上的自己矮不了多少的卷毛,又看了眼自己电脑屏幕上的论文,纯黑心里有点挣扎。

又悄悄看一眼卷毛的眼神,唔,更挣扎。

卷毛一看纯黑表情觉得有戏诶,伸出根手指戳了戳纯黑手臂,好好一个低音炮都被四级给整得可怜兮兮的。

“纯黑大人,教教我好不好?”

 

“哼,看在你都这么求我了的份上,我就帮你这次吧!”

 

“不过在开始之前……”

卷毛端端正正拿着笔墨纸砚四级试卷坐到了纯黑旁边,就听到纯黑这么冷不丁地起了个话头。

顿时虎躯一震菊花一紧感觉裤兜里的钱包已经抽出了纸巾。

这可是纯黑啊,卷毛紧张地吞了口口水,这货可是从来不做亏本买卖的,费力不讨好帮别人补习这种事……

“学校东门刘阿姨她家煎饼好像出了新口味啊,我还没吃过呢~”

果然!卷毛看纯黑冲他一瞥嘴,全身都在散发没食物就不干活的信号。

哎……扯下本子上一页纸,卷毛认命地写下东门刘姨煎饼。

“东门对面街那家粉店的招牌粉我突然很想吃,哦还有二食堂的排骨面,北门张记抄手,西门胖子烧烤……”

“等,等会儿!这么多你吃得完吗?!每个地儿还隔得这么远?!”

纯黑一挑眉,身子往前倾了点,一只手撑在桌面上托着下巴,长刘海没挡住的半边脸冲卷毛笑得嘲讽。

“怎么?不行?”

明明是大白天,卷毛却在纯黑上挑的眼里看到了繁星点点。

不妙,要遭!感觉到自己脸上突然增加的温度,卷毛一下站起来。

“谁不行?!你说谁不行?!等着,半小时就全给你搞回来!”

摸到身上钥匙钱包都有带,卷毛一阵风似的出了寝室门,长腿步子迈得老大在学校里快走,也管不了自己红透的耳朵尖。

那可是纯黑啊。

卷毛又叹了口气,掏出钱包走向刘阿姨的煎饼摊。

 

 

 

屋内,纯黑看着卷毛冲出去之后没关严实的门发了会儿呆,压不下去的嘴角在托着下巴的手掌上蹭了蹭,手指碰到的脸颊也是一片温热。

 

“白痴。”

 

End.


评论(9)
热度(79)
©有颗土豆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