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颗土豆君。

文/橡皮章/手帐
lo为同人聚集地
杂食
arashi💙❤️💚💛💜
主要产出💙💛🌪❤️💜🌪💚💜
脑洞清奇,谨慎食用,中毒勿怪

【RPS|多cp】论各类青年吃冰淇淋的正确方法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有
·cp:KN,秒林,卷黑
·这是我和一个手机艾特不出来的蠢货在日常聊天的时候开出来的脑洞
·很短,很短,很短
·明明这么冷的天我还写吃冰淇淋真是……
·手机排版诡异

普通青年的场合

nada这天下班态度特别积极,时间一到就跟脚底带风似的往家赶,一路上开车都不带怎么踩刹车的。
因为他今天上班摸鱼秒到了他看中很久的一款冰淇淋。
当时买下当时发货,算了算送到家的时间他刚好能赶回家。
所以当nada打开自家房门,看见keller穿着他的拖鞋,拿着他的勺子,捧着他的冰淇淋,两只黑眼珠子盯着自己,把最后一勺冰淇淋往嘴里送的场景,心情很复杂。
nada,你要冷静,这不是在玩游戏,是有队友伤害的,而且你菊花里也摸不出来小粉红RPG。
边做了两个深呼吸边放下手里的东西,nada勾起嘴角冲着keller招招手:“来,大宇,你过来。”
keller还真就不怕死地过来了。
一边走一边还更不怕死地说:“我说to儿,你这冰淇淋味道不错啊,吃完这唇齿留香的。”
味道不错你倒是给我留一口啊!能不能不坑!今儿还没开游戏没被孩子坑先被你坑了是吧?!
nada吸了一口气刚想说话,突然一个东西撞上来,一个冰凉凉的东西还使劲往他嘴里乱窜。
那东西还带着一股甜味。
过了好一会儿keller放开他的嘴,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nada嘴角溢出来的口水。
抵着nada额头一脸恶作剧得逞的笑。
“怎么样,是不是味道不错?”没忍住又在嘴上偷个香,keller笑弯了眼,“还有半份在冰箱,我去给你拿,你先换拖鞋。”
nada眨眨眼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等keller都走到厨房门口了才回过神。
“我拖鞋不是在你脚上吗?!”


文艺青年的场合

“这破天气热死人了的说!!!!”林子灌完手上瓶子里最后一口冰可乐,然后顺势往旁边秒度身上一靠,“热得我完全不想动的说……”
那这么靠着不是更热吗?秒度拿着广告单给自己和林子扇着风,眼睛一转,突然看见不远的地方有个冰淇淋车。
拍了拍林子又指指冰淇淋车,秒度眼睛发光。
“冰淇淋的干活?”

“老板,一个草莓的!混蛋淫秒你要什么味的?”
“香草的。”
秒度慢悠悠走过来说着,大概是还没从林子瞬移冰淇淋车这件事里反应过来。
从老板手里拿过来冰淇淋,林子把秒度推给老板让他给钱,就迫不及待往冰淇淋上舔了一口。
“感觉自己活过来了的说~”
然后盯着旁边林子手上的香草味一脸嫌弃。
“年轻人,不要这么刻板,偶尔也要试试其他选择的说!”
说着还往秒度面前举了举自己的草莓味。
秒度也不知道是被天气热昏了头还是咋滴,居然觉得林子说得挺有道理,就着林子的手往草莓味的上面咬了一口。
刚好就是林子舔过的地方。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不错的说?”
“嗯,有点甜就是。”
秒度边说边抬头,视线对上林子的眼睛,顿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林子这时候也反应过来,看看秒度又看看手上冰淇淋,本来就带着红晕的脸瞬间红到耳朵尖,连忙收回自己的冰淇淋,也没管后面秒度跟没跟上,自顾自地往前走。
步子快得化掉的冰淇淋都滴了点在地上。
秒度挠了挠同样红透的耳朵,快走两步跟上林子的速度。
“确实是,有点甜的说……”
就这么走了两条街,秒度才听见前面的林子轻声说。


二逼青年的场合

卷毛咬着牙,手上的劲大到像是分分钟要把手柄给挫烂。
为什么?!
卷毛面朝着屏幕,眼睛却一直往旁边的某人身上瞟。
为什么明明是他去买的冰淇淋,却一口都吃不到啊!!!!
完全无视卷毛全身散发出来的哀怨气场,纯黑一脸淡定抱着大桶冰淇淋吃得开心。
失算!太失算了!卷毛啊卷毛,你聪明了一世怎么就这个时候糊涂了!怎么能只留一桶冰淇淋在家里呢!以纯黑的尿性会分给你吃吗!
卷毛痛心疾首地想,又看了眼窗外艳阳高照,就恨不得给自己两拳。
好言好语让纯黑分自己两口,被纯黑用一句瞎想什么呢就被顶了回去。卷毛也想过诱敌不成就强攻,可还没等他走进纯黑半米距离圈里,那小祖宗就叫唤了起来,两只手抱着冰淇淋没空,一双没穿袜子白嫩嫩的脚就往卷毛胸口踹。
“我靠他喵的卷毛你想干啥你再过来我就喊非礼了啊!”
这大热天的谁想非礼你啊!我就想非礼你手上的冰淇淋!!
所以这一米九的大汉愣是憋屈地坐在小板凳上,搓手柄泄愤,顺便嘴上念叨念叨过过嘴瘾。
“不是我说你啊纯黑,你说这大热天谁想出门啊,上次好不容易凉快点了叫你出门你还不去,我一个人提了我们俩一星期口粮回来!!还有你要的一大堆零食!你说我一个人提那么多东西我容易吗我?!楼下阿姨碰见我还说是不是要在家请客!你知道当时我有多尴尬吗我还不是只有笑笑说阿姨我还在长身体吃得多啊就过去了。你说要不是我的付出你能吃到这么多天的冰淇淋?结果你现在还一口都不分给我!不吃就算了你连碰都不让我碰,摸都不让我摸……”
纯黑听着卷毛在旁边小声的碎碎念,咬着勺子偷笑,然后看卷毛说得那么开心,立马挖了满满一大勺往卷毛嘴里一塞。
“给你吃给你吃,就你话多!”
卷毛这舌头还动得利索呢,突然一大坨冰冷的东西出现在自己嘴里,都还没感觉到这冰淇淋的甜味,只觉得一股被冰得完全受不了的痛从后脑勺蔓延开瞬间袭击了整个脑袋。
纯黑只看见了卷毛那千变万化的面部表情。
于是房间里顿时躺尸两具,笑到没劲的纯黑,和泪流满面的卷毛。
天边,那杠铃般的笑声仿佛还在回响。
今天的卷毛同学也很幸福(?)啊。

FIN.

评论(8)
热度(95)
©有颗土豆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