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颗土豆君。

文/橡皮章/手帐
lo为同人聚集地
杂食
脑洞清奇,谨慎食用,中毒勿怪

【全职|林方】对面的老林看过来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架空私设有

·这只是因为不想复习心痒摸鱼写出来的段子

·写着写着觉得我要停住不然就糟糕了

·没有什么文笔没有什么剧情

·看着玩玩吧。


粉店老板林敬言有个狂热的追求者,这事儿在这条街上还挺有名的。

其实林老板长得不错,为人也温和,早就不知道有多少姑娘芳心暗许了,有那么两个人主动热情点投怀送抱自己送上门的,好像也不稀奇。

但这事儿就是这么稀奇,追林老板的那人,偏偏是个男的。

还是个挺帅的男的。

每天下午四点钟,那男的准时出现,抱着一把吉他,坐在粉店对面,冲着这边唱情歌。

有人好奇去问过那男的是怎么喜欢上林老板的,小伙子大眼睛眨巴眨巴,冲着问话人笑得灿烂。

那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回家路上偶遇一群凑流氓,正愁手头没有称手的兵器打不过时,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吼,老林从后面冲过来对着我面前那流氓就是一脚踢飞,没几下把那群凑流氓打跑了,哼哼,是不是帅爆了!

啧啧啧。问话人叼着烟咂舌。英雄救美啊,俗套!

俗套归俗套,帅就行!

小伙子抱着吉他笑得一脸甜蜜,继续唱歌了。

后来有人拿这段话去调侃林老板,林老板听完也没说话,只是笑了笑,然后起身去厨房做了碗鸭血粉丝,让服务员给小伙子端去。

诶?难道你们老板对那男的也有点心思?还做粉给人家吃?

客人笑着问服务员。

服务员也一脸八卦表情。

你是不知道啊,那小子每天下午来唱歌,唱了没一会儿老板就去给他做碗粉,让我们给他端去,每天做得粉还不一样。诶?你这么说来,这周老板好像都是给那小子做得鸭血粉丝啊?

没一会儿服务员端着空碗回来,林老板盯着碗里的汤看半天,道了一声谢,就又钻进了厨房。

哎哟?看起来也不是有意思的样子啊?

谁知道呢。服务员耸耸肩。老板的心思你别猜啊!

 

这天天气有点热,小伙子来得也有些迟,顶着一头汗气喘吁吁地坐到店门对面开始调吉他。

林老板皱了皱眉,推眼镜,没有像平常那样等小伙儿唱了两首歌再离开,而是立马转身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端着个盘子,上面放了一碗鸭血粉丝一杯热茶,也没有让服务员接手,自己端得稳稳当当地走了过去。

小伙子刚调好吉他,就看到一双脚在自己面前停下,还以为是粉店的服务小哥,正打算笑着打个招呼。

“怎么现在才来?”

小伙儿身子一僵,抬头,追求对象居然就站在自己面前。

“啊……”小伙儿脸上一红,看着林老板眨眨眼。“打,打工的地方今天事有点多,耽,耽误了一会儿。”

林敬言点点头,盯着小伙儿的眼睛看了会儿,温和地笑笑。

“没吃中饭?先把水喝两口暖暖胃,再吃粉。”

小伙接过盘子放在身边花坛上,难得乖巧地吃粉,时不时偷瞄两眼站在身边的林老板,又埋头吃,一点没了平时那些古灵精怪的模样。

“慢慢吃,不急。”林老板挨着盘子坐在花坛边上,“方锐。”

小伙儿听声一口粉差点呛住。

“你知道我名字啊!”

“十年前我就知道。”林敬言推推眼镜,拿出卫生纸给方锐擦擦嘴角的油,“而且比你知道我还要早知道。”

方锐一脸迷茫,边吃粉边表示你继续说啊我好奇。

林敬言笑笑。

“十年前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那天下午我刚打完架准备回家,那场架打得有些惨,校服被撕了个口子,在追人的时候把钱给丢了,那天又实在是饿,路过我家附近一个粉店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可能是我形象太落魄,我刚走两步,有个初中生就追了上来,端着碗粉死活要给我吃。”林敬言说到这里笑出了声,“我当时不想要,他还揣着我的胳膊不让我走,明明穿了初中校服却像个小学生一样急红了眼,喊着‘哥哥明明看起来就很饿!’。我拗不过他,就吃了那碗粉。”

方锐本来一脸那小子是不是傻缺的表情,突然一下想起了什么,脸蹭得红了一片。

林敬言看着方锐的大红脸,继续说。

“后来我发现,他似乎经常去那家店吃粉,老板娘也好像和他很熟,有一次路过,听见老板娘叫他的名字。”林敬言笑得一脸耐人寻味,“那个初中生,叫方锐。”

握住方锐端着空碗的手,林敬言凑过脸去。

“后来我偶然一次撞见他和我的对头撞上,救了他之后本来想着再深入发展发展,结果从此之后就不见了人。之后再次看见他,已经隔了十年。”

“五官长开了,但还是那个模样,特别是那双眼睛,还是又大又亮的那么好看。”

“现在还会弹吉他了。”

手捧住方锐已经烫得不得了的脑袋,林敬言眯起眼。

“我喜欢他,所以我每天给他做碗粉加一堆好料养着,可这小子偏偏就是感觉不到,你说我怎么办,恩?”

“恩……”方锐大眼睛一转,“要不……你亲一个?”

林敬言低声两声笑,吻上那两瓣还泛着油光的唇。


评论(16)
热度(123)
©有颗土豆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