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颗土豆君。

文/橡皮章/手帐
lo为同人聚集地
杂食
脑洞清奇,谨慎食用,中毒勿怪

【全职|叶蓝】饿狼传说(上)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架空必私设

· @廢物點心阿湘  给你的生贺~阿湘生日快乐哈~

·生贺我也分上中下发你会不会想打我

·写完人鬼写人兽,我其实也想写写正常的叶蓝

·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神。

·写不来那种紧张的氛围

·渣文笔勿嫌QAQ


1

“你可曾听说过,南方狼王的传说?”

2

圆月高挂,寒风呼啸。

乌鸦在森林深处发出凄厉的叫声,吓得蓝河把自己抱得更紧。

破旧的小屋挡不住风,吹得蓝河直打颤。

蓝河吸吸鼻子,只后悔自己没听长老的话,月圆之夜还乱走。

3

自己本来只是想要摘些草药,听族中长老说他的某位朋友最近打猎的时候受了伤,蓝河打算制些药送去,走进森林深处才想起今夜是圆月,正逢狼族骚动。

瞧着树丛里的一双双绿瞳,蓝河心慌地想要摆脱狼群的包围,不自觉丢了方向。

这高树耸立的地方本就不好辨识时间,等蓝河好不容易走到一条小河旁,天边也只剩下一条白。

河边地界宽阔,如果是有野兽袭来,根本就没地方可躲。蓝河咬咬牙,提了提背上装着草药的背篓,握紧手里的小锄头,沿着河走了会儿,才看到这个小木屋,连忙躲了进来。

想了些办法生了堆火,蓝河把背篓放在身边,从里面掏出一把十公分不到的匕首,放在手边,又拿出草药和一个石碗,扔了几株进去,就着火光用匕首捣药。

“火都这么大了,应该没有狼族靠近吧?”

蓝河叨咕一句,话音还没落,一阵狂风袭来,火灭了。

4

什,什么鬼?!

蓝河吓得在黑暗中僵住了身子动也不敢动,保持住捣药的姿势紧盯着门口。

突然木屋外面什么声音都没了,风的声音,野兽的声音,就连刚才听见的乌鸦声,都没了。

只有门外传来的哈气声,格外明显。

狼!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判断,蓝河这会儿只庆幸刚才没忘了找了块木头别住门,能给他争取点时间。

轻轻放下石碗,蓝河拔出匕首站起来,一瞬间紧张得有些脚抖,他深吸了几口气调整呼吸,一步一步绕过面前的火堆走向门口。

他每一步都放得极轻以避免发出任何多余的声响,眼睛紧盯着门上的木块,他已经听到了外面那头狼撞门的声音,砰砰砰一下比一下用力。

蓝河靠上门旁边的那面墙,摆好伏击的姿势深呼吸几口,他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这只狼,但至少能捅上几刀制造一些逃跑的空当。

果然,没几下那块挡门的木板就支撑不住,裂口一次比一次大,最后一声砰,脆弱的门板经不起多次大力的撞击,整个破开。

5

那果然是一头狼,而且是一头体型巨大健壮的成年公狼。

直接撞破门的气势惊得蓝河一愣神,再反应过来要下刀已经迟了,蓝河连忙转过身就想跑,那头狼却比他更快,几乎是转身的瞬间就扑了上去,一只爪子按上蓝河拿着匕首的那只手一只爪子压着蓝河的肩,牙齿更是抵着脖子,只要它一用力,蓝河分分钟没命。

混蛋!

蓝河心里发冷,身体却不甘心地动了动,试图摆脱狼的控制。

这头狼大半个身子都压着他,犬牙抵着他的大动脉,刺得他有点痛。

使劲挣扎了几下都没用,蓝河干脆泄了劲,闭上眼等着身上这头狼给他个痛快。

不过这头狼说来也奇怪,含着他脖子半天不咬不说,这会儿感觉到蓝河安静下来,居然还收回牙齿伸出舌头舔了舔。

狼湿漉漉的鼻子把他的脖子闻了个遍,又一路往下,闻到了蓝河翘得老高的屁股。

那狼用鼻子一下一下顶着蓝河的屁股,蓝河突然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就听见滋啦一声响,裤子被撕了个粉碎,那头狼冷冽的气息又盖上了整个后背。

随即,一阵撕裂身体般的痛从下体传来。

6

在一条河边的小木屋里,一头体格健壮的成年狼,用着大得吓人的下身,侵犯着身下白皙的青年。

青年未经人事的后(别特么想和谐我!)穴被插得裂开,一丝血顺着大腿流到地面,留下无法消除的印记。


评论(6)
热度(50)
©有颗土豆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