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颗土豆君。

文/橡皮章/手帐
lo为同人聚集地
杂食
arashi💙❤️💚💛💜
主要产出💙💛🌪❤️💜🌪💚💜
脑洞清奇,谨慎食用,中毒勿怪

【黑篮|高绿】心里的小白菜

·这是写给我二老婆绿间真太郎的生贺

·真酱我是你的大痴汉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全架空

·这是一个关于贩|卖|人|口的故事

·有一句话副CP,看你认不认得出来,我才不会告诉你是火黑青黄紫赤呢

·争取在7月7日完结,恩我只发了LOFT,这里比较清静……



1

阿和是个农民,家里在后山有几亩地,种着些小白菜和胡萝卜。

他每天的生活就是日起而出日落而归,踩着板车守着那几块地。家里父母身体不好,妹妹也还在读书的年纪,阿和高中读了一半就退了学,骑上那辆不太新的板车,接过养家的担子。

幸运的是阿和天生长了一副鹰眼,哪儿哪儿长虫哪儿哪儿有病什么的总是一眼就能看见,家里的小白菜长得也比别家的好,再加上阿和长得精神,嘴也灵巧,他的板车摊子永远是菜市场生意最好的那个,偶尔想点别的赚钱的法子贴补家用,日子就这么过了下去。

可父母还是心疼自家儿子,一天起早贪黑身边也没个人陪着,隔壁虎子那么傻楞一人都娶回来一个跟小白兔似的水灵媳妇儿,我们儿子除了个头比虎子矮了半头,其他也没差啊。

老两口一天就在家里寻思着,要不给咱儿子找个媳妇吧。

可他们这穷山沟沟里,哪里有姑娘肯嫁进来,老两口一合计,还是只有去镇上人贩子那儿买去。

打定了主意,阿和妈妈跟着自家儿子上了后山头。

“阿和啊,妈问你个事儿。”

“您说呗。”

“阿和喜欢哪类型儿的姑娘啊?”

“您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没事,妈就是瞎问问。”

阿和歪了脑袋想了半天,瞥见土里的小白菜,刚下完雨,小白菜水嫩嫩地翠得好看得很。

指着土里的小白菜,阿和说,就那样的,我喜欢。

哎哟咱儿子这是职业病吧。

也没想太多,阿和妈妈点了点头,晚上回家和阿和爸爸合计了一下,第二天老两口就揣着从衣柜里掏出的三万块钱,去镇上联系了人贩子。

临走还一次次嘱咐那叼着零食的贩人大汉,说一定要个跟小白菜似的,一定啊!

2

那大汉工作效率也挺高,小半个月之后,那天中饭时间刚过没多久,就把姑娘给扛了过来。

姑娘是拿一大麻袋套着的,隐约漏出几缕翠绿的头发,老两口一看欢喜得很,连忙夸大汉办事靠谱看这头发颜色就跟小白菜似的准没跑我家儿子肯定喜欢。

大汉把姑娘扛进里屋放下,交代了几句,就接过老两口递过来的零食走了。

老两口进屋里打量着新媳妇儿。

刚才大汉告诉他们,这新媳妇儿一开始一定不能松绑,先搁屋里饿上几天,也别让她见光,不然一有劲就得跑。所以老两口也不敢取了麻袋,只是把口子拉大点露了个脑袋。

哎哟。老两口欣喜若狂。这新媳妇儿头发翠绿翠绿的,皮肤白嫩白嫩的,眼睫毛跟扇子似的,长得比电视里那些明星还漂亮,还带着副眼镜,一看就特别有文化。

我们家这是受上天眷顾啊,能得个这样的媳妇儿。

老两口默默抹把心酸泪,收拾收拾就去厨房准备晚饭等阿和回家,今天是个大日子,一定要做顿好的!

阿和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觉得气氛特别诡异,一桌好菜不说,吃完饭他打算去隔壁黑皮家串个门爸妈都不让,一个劲儿催他去里屋睡觉。

一向孝顺的阿和也没问那么多,挠着脑袋打着哈欠走进里屋,开灯的时候才觉得屋里有什么不对劲。

我床上怎么铺着一大麻袋?不对麻袋里怎么有一大活人?!

阿和冲出去吼了一声怎么回事,和爸和妈连忙围上来问喜不喜欢高不高兴。

这是爸妈给你买的媳妇儿,用了三万块呢!

“不是,你们怎么能干这事儿呢!这不是害了人家姑娘吗?!”

和爸和妈一下就楞了,很明显俩人没想这么多。

“这是伤天害理的事儿您知道吗?!先不说贩卖人口这对不对,人家姑娘本来在家里活得高高兴兴地,被您这么一弄给弄这儿来了,该有多憋屈,该怎么想?!”

和妈哇一声就给哭出来了,嘴里念叨着,你这个不孝子,你爸你妈不也是想着你一天起早贪黑身边还没个人,心疼你,才拿出积蓄给你买个媳妇儿,结果你还不领情还凶我,你个不孝子。

阿和一听和妈哭心里也不好受,安慰了几句也没那么激动了。

和爸就在旁边说,要不你先去看看那姑娘?

阿和说,这不大好吧。

和妈听言又哭了起来。

阿和一听声脑袋都大了,连忙答应好好好我先去看看。

就顶着爸妈的目光,推门走回里屋。

3

阿和这才看清楚麻袋里那人的脸,一时间既移不开眼了,还咽了口口水。

真,真好看。

两眼珠子转都不转一下盯着麻袋里那人看。

比这两天刚长好的小白菜还好看,头发翠绿翠绿的,皮肤白嫩白嫩的,眼睫毛跟扇子似的,长得比电视里那些明星还漂亮,还带着副眼镜,一看就特别有文化

哎哟看这外貌描写阿和绝对是和爸和妈亲儿子。

小心翼翼地凑近点,阿和看着麻袋下面显出的身形。

诶?怎么感觉这姑娘比我还高?床都快装不下她了。

又把麻袋口子往下拉了拉,露出半截白净的脖子,阿和就彻底傻眼了。

喉结?!城里姑娘长喉结的吗?!

4

拿剪子把麻袋剪开,姑娘藏在麻袋下的身子完全显露出来。

阿和看着姑娘身上的白衬衫休闲裤,宽肩细腰窄臀胸前一马平川,还有那双大长腿,心里骂了句脏话。

这他妈哪里是姑娘,纯得不能再纯的爷们儿好吗?!而且看这个头,比虎子还高点啊!

爸妈这是被坑了啊!三万块呢!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真把这人留下做媳妇儿啊,更何况这还是个男人!

去找那人贩子退货?妈的又不是买东西还兴假一赔十啊!

哎哟愁!

阿和挠挠脑袋,在坐在地上看着“姑娘”发呆,脸反倒一点点红了起来。

明知道是个男的我也越看越喜欢啊啊啊哈子卡西!

转头不看“姑娘”,阿和这才发现“姑娘”身上的衣服都破了口子,还露出来的皮肤也脏兮兮的。

被卖到这里,一定一路上受了很多苦吧。风吹雨淋的,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还被绑着……唉,到我家真是委屈他了……不行!我要让他幸福!我要把这段时间他受的苦全都变成我对他的好!

想到这儿,阿和一下跳起来,抹了一把脸,拍拍屁股上的灰,又在裤子上擦干手上的汗,握着床上“姑娘”被绑着的双手,款款深情地说:“翠翠,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如果“姑娘”此时此刻能够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大吼一句:“Who’s the hell is 翠翠?!”


评论(22)
热度(30)
©有颗土豆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