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颗土豆君。

文/橡皮章/手帐
lo为同人聚集地
杂食
arashi💙❤️💚💛💜
主要产出💙💛🌪❤️💜🌪💚💜
脑洞清奇,谨慎食用,中毒勿怪

【ARS|SK】梦醒以后(下)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架空有

·大野按摩师与他的顾客

·前篇请戳 

·私事儿耽搁这么久,再摸到电脑打字的时候,发现已经完全想不全当时的脑洞了……

·于是连着本来有的车也一起没了

·磕磕绊绊打完结局,我觉得我还是开word写下一个脑洞吧(掩面大哭)

·喜欢的话请留下评论!想和大家一起玩!




16

“又见面了,二宫先生。”

二宫和也一推开房门,大野智在里面等他。

他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从以前就不是,但这几年被社会打磨,也说不上积极主动了。

 “那个……”二宫和也站着看大野智接过公文包又替他脱下西装外套,犹豫是直接开口问还是委婉地绕到正题。

“怎么了?”大野智转过头看他一脸纠结,突然恍然大悟一样啊了声,“特殊服务的话这次我们也提供哦。”

是会读心吗?

“你放心,煲汤的钱是不会算在按摩费里面的。”大野智递过套装,“我听小润说……你挺节省。”

“我的兴趣是存钱,不行?”

你们俩一个智哥一个小润喊得很亲热啊。二宫和也撇撇嘴,那种莫名不爽的心情又冒了起来,接过大野智手里的衣服就往换衣间走。

“不,没有,挺好的!”

身后大野智似乎有些慌乱的解释声被他用力关在门外。

17

大野智今天的按摩动作有点拘谨,但满心思还在纠结好友和大野智关系的二宫和也注意力并不在此。

“我和aiba酱是前后辈的关系,”大野智突然开口,“高中的前后辈。小润是翔君的朋友,有一次被叫出来喝酒,我们就认识了。啊,翔君是我以前组乐队认识的朋友,现在虽然没玩了,但还是关系很好。”

二宫和也用眼角偷瞄着大野智,大野智说话的表情很自然,不像是解释,更像是想和二宫和也找个交流的话题。

所以其实也不是会读心术,就是个有点天然的家伙而已。

了解缘由的二宫和也没说话,只是不动声色地抿嘴笑了,当然没笑给大野智看到。

18

而大野智就莫名能感受到二宫和也心情好了起来,按到舒服的地方还会发出几声绵长细软的鼻哼。

要是有尾巴的话,大野智余光瞟到二宫和也尾椎骨的地方,现在应该摇得很来劲吧。

19

乐着乐着二宫和也就想起今天的正题来,那煲汤的事儿还没问清楚呢。

“今天的汤是什么?”

“今天没有汤,是味增拉面。”大野智闷笑两声,“特殊加料版本。”

“你们店里有厨房?”

“没有。”

大野智的手慢悠悠移到了二宫和也盆骨的地方。

“那上次的汤怎么来的?”

“借隔壁家庭餐厅的厨房做的。”

“借……诶?你做的?!”

二宫和也瞪大眼看向大野智。

“是啊。”

大野智不紧不慢地回答,手上小力按捏二宫和也盆骨周围肌肉的动作一点没停。

“……手艺不错啊。”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脸上温度又升起来了。

“谢谢。”大野智冲二宫和也笑笑,“练了半个月呢。”

“可是……”二宫和也肚子里还有问题呢,“相叶说他从来没在你店里遇到过特殊服务。”

“嗯。”大野智往二宫和也腰窝的地方加了点精油,均匀抹开,“aiba酱又不特殊。”

诶?

二宫和也心脏猛漏一拍,随即飞快跳动起来,他眨眨眼,对大野智的话有点反应不能。

20

大野智的手走到了二宫和也尾椎骨,手指再往后探点就能钻进股缝的位置。那些灵活有力的手指在臀峰山脚耐心搓揉,终于被他找到了那个最僵硬的地方,用力一按。

“因为你是梦里才能见到的妖精先生啊。”

大野智如是说。

21

“啊!”

没想到会从那个部位传来的剧痛让二宫和也叫出声。

痛楚和大野智的话一起钻进二宫和也脑子里,一阵嗡嗡响。

“啊?”

二宫和也尾音有点抖。

“你的脸就没有变过呢,一直都是那样,所以我之前看到你就认出来了。”

大野智继续按摩着尾椎骨附近,二宫和也转头看大野智,背着光,只能看清那人的尖鼻头,嘴角勾起,一双眼睛亮得吓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本来打算再见面的时候问你名字的,结果那天之后你就没来过了。”大野智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皱起鼻子,“还以为是和你搭话被你讨厌了,伤心好长一段时间。”

“现在想想当时要是没转头睡就好了,也不用兜兜转转这么些年,浪费时间。”

二宫和也已经完全不敢去消化大野智的话里到底带了多少信息量。

学生时代有始无终的初恋大概是他这辈子最不想提及的话题,可每当和朋友谈及恋爱话题的时候,脑子里依旧还是会浮现出当年那人背着包走路的样子。而就在这段被自诩为人生最惨痛回忆的经历在他快要彻底看淡风清云散不愿继续读档重刷的时候,当事人突然跳出来说其实根本可以走不一样的剧情线?!

而且还是HE?!

也不管大野智的手还在他身上敬业服务,二宫和也一撑身子就坐了起来。

他现在需要现在,立刻,马上和大野智把话说清楚。

二宫和也盘腿抱胸,盯着大野智,表情严肃。

22

“咋,咋突然坐起来了?”

大野智手上都是油,放也不是揣也不是,就只有傻愣愣抬在胸前。

“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想知道?”大野智fufufu地咧嘴笑,“本店的特殊服务里没有这一项。”

这是什么蜜汁人设?二宫和也哑然。

“不过……”大野智凑过来,油腻腻的两手搭上了二宫和也还裸露在外面的腰,“要是kazu和我交往的话,就可以以男朋友的身份告诉你了哦。”

二宫和也这才看清大野智眼睛不止是亮,简直在发光。

23

二宫和也上衣半挂不挂卡在胸口的地方,上班族并不平坦的小肚腩露出来,却不是赘肉的样子松松垮垮,而是像小孩子一样圆溜溜。大野智的手就放在这个手感极好的腰侧,若有若无地用力,极其享受。

“谁说你可以叫我kazu的。”

昏黄灯光下二宫和也的嘴红得晃眼。

“那kazu为什么笑了?”

大野智的手又滑到了刚才按摩过的地方,手指力道用得意义暧昧。

他看着怀里二宫和也一点点红透的耳廓,没忍住还是吻了下去。

24

大野智一直以为梦里的妖精先生是真实存在的。

或者说他一直这么希望着。

大野智知道自己高三那天不是在做梦,起码那个时刻他没有在做梦。

可他从未在现实生活中遇到那个少年,而自己当时眼中的画面又太过美好——穿着整齐西装制服的少年抱腿坐在自己身边,阳光从门外透过来,把少年的头发和眼瞳都照得棕黄,那惊慌失措的样子真的就好像偷访人间却被抓包的妖精先生一样。

就当我是做了个梦吧,大野智想,起码自己还能在梦里见到他。

大野智画了很多少年的画,站着的,坐着的,笑着的,哭着的,全都是他自行想象的样子,栩栩如生,就好像少年真实存在于他生活中一般。

和纸片人谈恋爱。大野智咧开嘴笑,但拿笔的手并没有停下。

这种日子持续了很多年。

有一天他接到了新朋友松本润发来的生日会邀请。

等店里打烊赶过去居酒屋已经是天黑很久,拉开包厢门,大野智梦里的妖精先生正喝醉了酒小脸绯红地倒在他脚边傻笑。

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欣喜冲上大野智大脑,他觉得自己脑子从来没有转得这么快过。

和相叶雅纪一起把二宫和也扶到一旁躺好,大野智和樱井翔打个招呼,坐到尚还清醒的松本润旁边,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松本润。

“哎哟,认识这么久现在才给名片是不是有点晚啊智哥?”

松本润笑着接过去。

大野智摇摇头,手一指趴在角落里的二宫和也。

“不是给你的,是给他的。”

25

梦终于醒了。

大野智想。

 

 

 

Fin.


评论(8)
热度(62)
©有颗土豆君。 | Powered by LOFTER